甜梦文库

第八章 路漫漫

墨上笔戈2020-04-15 12:32:5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苍狼咆哮,将那女死灵直接扑倒在地,虽是灵力构成,但其狼牙亦是非常锋利,撕扯这那死灵的身体。

那死灵也嘶鸣一声,双掌刺进了那苍狼的脖子,随后将苍狼碾成了碎片。

虽说这苍狼造成了不俗的伤害,但依旧难以直接杀死这地转上境的死灵。

不过付一彪此次出手,的确足够出乎意料,两位见到此景的铁血堡成员都不由心生震惊,这少堡主付一彪虽然是实打实的地转中境实力,但是这位少堡主从小娇生惯养,哪里有过多少刻苦训练。

只是他父亲付豪强本身实力不俗,再娇惯也能指点一些,加上铁血堡也有些珍惜灵药,这才将他提到了地转中境,实际上战斗力弱的和大宗的地转下境也差不多,灵术释放水平的可谓不忍直视。

付豪强找来的虚灵苍狼决,也算是一本上乘法术了,大家私底下都说好好的功法被付一彪给糟蹋了。

没成想危难之中付一彪竟然爆发了灵力,唤出了一只苍狼,其实力水准完完全全达到了地转中境,甚至是地转中境中的精锐的水平。

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

那死灵肩膀破损,左臂被苍狼一口重创,但是此时再次站了起来,目露凶光。

付一彪仓促之中释放了太多法力,一时面色苍白,他看了一眼王叔的尸体,一时怔在了原地。

就在这时,花茗几人回来了。

姚白凤还在愤然嘀咕道:“这铁血堡真的是罪该万死,这事必须禀报给宗门,让他们铁血堡付出代价。”

这时花茗面色骤变,遥遥看到了场间的景象,顿时疾呼一声:“出事了!”

“怎么了?”兰安岐也瞬间意识到花茗语气的不妙。

而花茗迅速迈开步伐,已经奔了出去。

兰安岐和姚白凤对视一眼,也迅速赶了上去,姜陵和里美樱自然也迅速跟了上去。

跑出几步远,里美樱才看到了场间的景象,惊疑道:“怎么回事!?怎么死了这么多人,那个男孩是谁!?”

姜陵看着那个小男孩,一眼认出那是欧阳成翼之前领着的小男孩,自然也是骇然色变,喃喃道:“应该出现变故了。”

花茗几步靠到近前,美目之中也尽是惊疑,看向那男孩,感受到了他的一身阴寒死气,喝问道:“你是何人?之前云神宗弟子暴毙,是不是你动的手!”

那小男孩只是缓缓转过身,面无表情看向花茗,片刻后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从他出场到现在,他头一次开口说话,只听一个沙哑而略带稚嫩的声音响起:“好俊俏的丫头,而且灵力如此充沛。”

他的声音很是奇怪,明明是稚嫩的童声,却有着沧桑阴沉的感觉,而这诡异的声音里隐藏的,仿佛是饕餮看到美食的贪婪。

花茗目光闪动,呵斥道:“你是谁?!”

茶郁在与欧阳成翼的对招中抽出空档,高呼一声:“他是死灵术士!”

此话一出,在花茗耳中如若惊雷炸响,她瞳孔放大,惊道:“什么!?”

兰安岐和姚白凤也来到了近前,不由得面色惊变,兰安岐说道:“怎么可能!”

看着那个小男孩,花茗片刻之间便确认茶郁所言非虚,也知晓了事情的严峻,迅速说道:“李叶,速去最近的神庭汇报!”

李叶不敢耽搁,转身就走。

那小男孩冷笑道:“来不及的,今天,这里将变成一座炼狱。”

花茗扫了一眼场间,此时地上有着十具铁血堡众人的死尸,只有三人站在付一彪身前勉强撑着,而茶郁与欧阳成翼交手,根本抽不开身。

“怎么办!?”姚白凤此时也没了主意,毕竟她对死灵术士的了解也仅限于书中,知道这是一个血腥而黑暗的代名词,本身就带着恐惧的味道,让人不寒而栗。

花茗目光凝视那个男孩,咬牙道:“死灵术士,是灵师之中的败类,是灵师的耻辱,是灵术界的罪无可赦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世界上有着四大主流的修行法门,灵法念武,根据各人的天赋潜质不同而走各自的道路。灵元大陆是灵师的起源之地,自然也是灵术最繁盛的大陆,灵术修行者众多,但是这些修行者中,却有着死灵术士这种异类。

本来灵师借助古人残魂做武灵作战这一事,就为其他修行者所争论不休,时常有人认为这是有悖人伦道德的事情,从古至今这种说法都不曾停止,而死灵术士的出现,更是极大的影响了外世人对灵师的看法,所以死灵术士不但人人喊打,更是遭到同为灵师修行者的极大憎恨。

这也是为什么连秉性乖戾,做事情不择手段的茶郁都如此不能忍受,甘愿以死相搏,并且坚信花茗只要知道真相,也必会摒弃前嫌出手相助的原因。

毕竟有些事情因为利益,而有些事情是因为原则、因为底线。

花茗虽然知道对方实力不俗,应在自己之上,却也不想直接逃走,而是想将这个败类击杀在此。

“姚白凤和兰安岐随我出手,小心一点,蝶儿紫兮照顾一飞,不要靠太近。”花茗如此安排了一下,竟是没有太多犹豫便下决心要放手一搏,随后她又说道:“姜小弟和樱妹妹去帮助茶郁对付欧阳成翼,也小心些。”

如果能抢先击败欧阳成翼,让茶郁腾出手来,花茗与其联手一起对付这死灵术士的机会更大一些。

花茗见铁血堡弟子依然支撑不住,就要死绝,便不再等,直接飞身而上,青色广袖流仙裙随风摆动,身形姽婳的她双手翻动,顿时七色花瓣凭空出现,花雨零落,绚丽之中暗藏杀机,笼罩向了那男孩。

那男孩轻笑一声,似乎并没有一点畏惧,淡然看着缤纷的花瓣,道:“好手段,上一次见到醉花楼的花雨,好像是三十年的事情了吧?”

“三十年前?”花茗眉头一皱,恍然想起一事,念道:“原来那件事情是真的!”

“哦?看着年岁不大,竟然知道三十年前的事情。”那小男孩一边以那独特的复杂声音应了一声,一边挥手,便神乎其神的又有一名死灵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那是一个身穿灰袍的中年人,灵躯凝实,双目泛光,他面容僵硬,开始挥动衣袖,抵住了飞袭来的花雨。

小男孩继续道:“具体是多少年我可记不清了,我被关了太久了。”

花茗想起了一个故事,一个自己很小的时候听过的一个故事。

那个故事是这样的,据传有一个小镇在某一段时间莫名其妙的开始死人,每天都有两三个人消失不见,自然是不出几天就闹得人心惶惶,后来更是陆续传出小镇开始闹鬼的传闻,当地的官府也是查了几天查不出个所以然,有不少人都开始准备搬迁离镇。

后来据说有一位王爷亲临小镇,竟是亲力调查此事,不过半天之后便确认,这一次的事端,是因为有一位死灵术士来到了镇子,以镇子里的百姓做实验,去练习他祭炼灵魂的邪恶灵术。

那王爷本身实力不俗,身边还带着几位高手,一同出手,将这位残存的死灵术士直接击杀。

但是那王爷也因此身受重创,不久之后便离开了人世。

毕竟是三十年前的故事,又仅仅发生在一个边陲小镇,所以流传度并不广,甚至大多数人都将其当成虚构的故事,花茗也只是小时候听长辈说起过此事,记忆早就淡了很多,几乎忘却。

但今日在此地看到这个小男孩,花茗瞬间意识到,这个故事并不是胡乱编造,更不是无稽之谈。

原来故事里那个小镇便是潜风镇,那位王爷正是梁武王!

“没想到梁武王没能彻底杀死你!”花茗死死盯着那个小男孩。

笼罩在黑色氤氲中的小男孩,缓缓开口说道:“那位短命的王爷,一直隐藏实力修行,最后却因为我而亲临这么个破镇子,以其生命为代价,将我封印在了他的墓中,直至今日。好在所谓的天理不容也不过是吓唬人的,今天我终于重见天日了。”

花茗从其话语中确认了此事,想起曾经此人以无辜村民的性命来修炼死灵邪术,顿时更加憎恶,挥手使其花雨再次汹涌如海浪一般,打向那男孩。

小男孩那昏暗的面容一直是没有表情在上面,他不过是再次挥手,又有一位老翁模样的死灵浮现了身形,在其身边一同对抗花雨。

虽说这两位依旧是地转上境,但是以一人之力召唤出两名地转中境、四名地转上境的死灵,依旧足够令人震撼。

小男孩继续道:“当年我眼看着死灵之术就要大成,甚至摸到了玄极的门槛,却被那位韬光养晦的王爷误了我三十年。”

花茗恨恨道:“死灵术士,伤天害理,违背众神维护的规则,无论哪一年,你都将受到无休止的追杀!这是修行界默认的规则,更是神的旨意!”

这边姚白凤和兰安岐也悍然出手,一位唤出兰叶如剑,刺向小男孩,一位唤出洁白的百合摇曳,散出一片光芒耀眼的花瓣。

“神的旨意?”小男孩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再次缓缓抬手,又一位死灵出现在了他的身边,直接抵住了兰安岐和姚白凤的联手攻击。而小男孩再次冷笑道:“‘众神隐,天穹开,天降行者巡四海。’众神都不见了,还谈什么神的旨意。至于你们这些自诩正义的死板之人,只要我足够强大,谁能、谁敢追杀我!”

小男孩站在三名死灵中间,在黑暗的死气缠绕之中,目露令人心悸的阴寒,如同阎王在世。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