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第三十八章 相遇

墨上笔戈2020-04-13 10:33:0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时,白御桐像是虔诚的教徒跪拜真主一般地匍匐在地上,他的肋骨一张一合,口中的喘息声十分厚重。他咬牙用右手捂住自己仿佛被撕裂开来的胸膛,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乔安娜慢腾腾的来到白御桐面前,神色威风凛凛,就像是君临天下!

 白御桐吃力地抬起头仰望她,心底的恐惧油然而生,“你、你想要干嘛?”

 乔安娜像丈母娘看女婿一样挑剔的打量着白御桐,那脸色看起来是哪哪儿都不满意。

她最后叹了一口气,“看来不仅是融合度不理想,你的识海也出现了问题。”

识海是什么玩意儿?识海里有泳装妹仔吗?白御桐想,他傻傻的问道,“啥、啥是识海?”

“简单来说就是你的精神和意识,如果识海出了问题的话,轻则变成白痴,重则伤及性命。”

“这么严重!”白御桐大吃一惊 ,他急得快要哭出来了,“那可咋整啊大夫,我这病还有得治吗?”

 乔安娜没有回答白御桐的烂话,她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问道,“那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白御桐头大,是该说知道还是不知道?他可不想再飞上天一次,因为从天上掉下来实在是太痛了!

千万不能说错话!他观察着乔安娜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我记得我叫白御桐来着……”

 乔安娜听后瞳孔瞬间放大,她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胡说,你明明叫江落恒!”

她的语气不容置疑,就像是一位拿着擀面杖的家庭主妇!

白御桐一头雾水,他不理解为啥乔安娜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反驳自己,这叫个什么事儿?就好比算命先生问你算什么东西,你仔细一想,感觉他在骂人。

 乔安娜眉头紧锁神情严峻,“看来你的识海真的出问题了……不过还好你捡回了一条命,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捡回一条命?啥意思啊?白御桐想。

 “那你还记得什么?”乔安娜试探着问道。

 还记得什么?白御桐沉思,我还记得我以前住在一个叫地球的行星上,大家都相信着伟大的人民政府,在飘扬的五星红旗下,党和组织将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重任交给了新一代的我们,在接受了充实的九年义务教育之后,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但是这次他不敢说出口了。

 见白御桐没有回答,乔安娜便轻叹了一声,“你先回去吧,我现在就去找若楠,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

若楠?哪位啊?精神科的主治医生?白御桐呆呆地想。

乔安娜回身向台阶走去,没有再回头,“看你现在的样子估计也没有什么自保的能力。我只说一次,所以你一定要记住,当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就按着手上的印记,在心里默念:吾乃极夜与星之守护——苍月支配者……”

 “那个时候我就会来救你了。”乔安娜一步一步地拾级而上,白御桐察觉此时她的背影像极了一位……被打入冷宫的妃子?

什、什么五奶什么支配?趴在地上的白御桐没怎么听明白,他强忍着剧痛说道:“比起那个,大姐,能帮我叫一下救护车吗……”

刚说完白御桐就从嘴里吐出一颗血淋淋的大牙,但他没有注意那颗牙齿,他眼睁睁的看着乔安娜推开宫殿的朱门,那眼神像是捣蛋的学生看着班主任离开教室。

这时清朗的声音从台阶上传来,“现在,你该回去了……”说完乔安娜的身影便隐入了门内。

 下一刻宫殿开始变得模糊,像是打上了一层淡淡的马赛克,细小的颗粒从建筑物上分离,白色的大理石地板分崩离析,露出一大片的黑色空间……白御桐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忍不住朝宫殿的方向大喊:“喂!那、那谁,你家宅子在掉沙诶……”

建筑物一点一点的消失殆尽,直到整个黑色的空间只剩下了白御桐一个人,一阵倦意向他袭来,他努力支撑着沉重的眼皮,但最后还是无力地闭合,他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糊了起来。

 白御桐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他看见周围一片黑暗,只有几个细小的空缺透着微弱的光亮,他身下传来的触感告诉他,自己在还在雨点家里的床上。

白御桐用舌头在嘴里拨弄着,他的口腔里传出唾液呲溜呲溜的声音,随后他松了口气。

幸好牙齿还在,不过还真是个……奇怪的梦呢,白御桐吐槽,他旁边空荡荡的,雨点的身影不知何时消失了,她已经起床了吧?

山里人真是勤快!

安静下来后白御桐听到屋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有点像是秋风拂过稻田时麦穗相互摩擦产生的声音。

 白御桐起身,摸索着打开了门,一道阴暗的亮光照进了他的眼眸,细长的雨丝滴落在他那张滚烫而迷茫的脸上,传来一股清凉的触感。

原来不是错觉啊!这时他才能确信自己穿越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他的臆想,而是真实的表象。

 远处的天灰蒙蒙的,乌黑的云层间比较薄弱的地方透着细微的光,草原在细雨的冲刷下显得格外绿。

 这时一阵微薄的凉风迎面吹过。

怪冷的,白御桐捂着肩膀又重新回到木屋,他决定等雨点回来。

他在火坑旁的石板上坐下,呆呆地凝望着门外的天空,就像昨天晚上他自杀前坐在天台上凝望着城市的夜景。

他又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过了很久,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淌水声,听起来越来越近,直到雨点捧着一包绿色的东西小跑了进来。

 白御桐的目光被雨点的新装扮所吸引——雨点头上戴着由竹片编制的圆锥形斗笠,斗笠的边沿还在不断地往下滴水;她身上披着一件棕色长毛的兽皮,兽皮上的长毛湿漉漉的往下渗着水;她那过臀的长发隐藏在兽皮里没有被雨淋湿;她身下裸露的脚丫光滑白皙,上面粘黏着黑色的泥垢;她手里抱着用不知名的宽叶片所包起来的鱼。

这让雨点整体看起来像是一个渔民。

雨点抬头露出了隐藏在斗笠下的俏脸,“你醒啦?”

 白御桐眼前一亮,他想对她说,这身挺适合你啊!但仔细一想后总觉得这句话很蠢,像是男朋友表达对女朋友衣着品味的肯定及支持。

“是、是啊!刚醒没多久呢。”

“那就好,没让你等太久吧!”

“嗯、嗯……”

 雨点把用叶子包起来的鱼放到火坑旁的平板上,然后起身把帽子和兽皮摘下来,挂到门边的墙上,上面的水珠直往地上掉。

 雨点又回到火坑旁,拿起用叶子包起来的鱼藏在身后,眉开眼笑地问白御桐,“你猜猜今天有几条鱼?”

 白御桐一愣,他看着雨点高兴的神情然后认真地思考道,“四条?”

 “猜错了,有五条呢!”雨点哄笑起来,然后轻轻摊开叶子给白御桐看,“看是不是?有一条特别大呢!”

白御桐看着叶子里的鱼,其中有一条和矿泉水瓶子一样大,他看着雨点那开朗的笑容不自觉的受到了感染,他享受着属于雨点的快乐,不禁想起了他的青梅竹马,那时候他们的快乐也很简单,譬如趁着大人不在家的时候,王彩霞就会爬上床,用遥控器打开空调制冷,然后邀请白御桐上床躺着,两个孩子泥一样地摊在床上……

 王彩霞满足地说道,“好凉快啊!”

 “嗯嗯!”白御桐也应声附和。

 王彩霞扭头却看见白御桐在抠脚,就哄笑着指出,“呀!你居然在抠脚,好恶心啊!”

 白御桐听到,立马停下手里的动作,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然后脸红的否认,“才、才没有呢!读书人的事,能叫扣吗……”

 雨点看着出神的白御桐,不禁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有什么不开心吗?”

 “嗯,啊?没、没有,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鱼呢!”白御桐撒了个谎。

 “你肯定饿了吧!”雨点从腰间拿出打火石,在靠近干草的地方不断敲击着……

 白御桐的目光凝聚在雨点身上,在他眼里她的动作像是特写镜头一样变得缓慢了起来。

他不禁臆想到:如果和那壮汉一起流落荒岛的还有一位肤白貌美,身材姣好的妹仔,那个哥们儿会不会留在小岛上和她私定终身呢?不再考虑回家,然后两个人在简陋的庇护所里生只猴子养大……不,要生就生一群猴子,在荒岛上就算是计划生育也管不着!

 雨点真是个好姑娘呢!白御桐低下头,不再去看正不断往火堆里添加干柴的雨点,他猜想自己大概是喜欢上那个妹仔了。

 雨点足够温柔,足够贤惠,而且还很单纯。

因为她对他好,所以他对她也分外的热情与亲近,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总把是非分得太清楚,你对他好,他就会记在心里;你对他不好,他就会记在骨子里。

在白御桐眼里,乱丢垃圾就是犯罪,乱闯红灯就得坐牢。

 雨点把处理好的鱼用木签串上,然后放到火堆上炙烤。她起身将角落的背篓拿到身旁,伸手从里面取出两片鸡蛋大小的白色叶片,叶片上有奇异的墨绿色螺旋纹。

 雨点嫣然一笑,然后把叶片递到了白御桐手上,“给!”

 白御桐一愣,接过叶子,“这是什么?手纸吗?”

“手纸是什么?”

“擦鼻涕的。”

 “你应该是认错了。”雨点解释道:“这个呀叫舌根草,放到嘴里嚼就可以洗牙齿了!”

 洗牙齿这么玄乎?虽然白御桐一阵头大,但还是在雨点的注视下将叶片揉成一团塞入口中用力咀嚼,冰凉的口感缠绕在舌尖,一股浓郁的香气在口腔绽放,嚼烂的叶片流淌出粘稠的汁液,口感像是蜂蜜,两种汁液混合在一起,尝起来有点西瓜的味道,久嚼之后,口腔传来酥酥的麻痹感。

 雨点带着笑意,从背篓里取出一节竹筒,她将竹筒的一端打开然后递给白御桐。

 白御桐瞟了一眼,里面居然是清水!白御桐赞叹,这大概就是山里人的智慧。

 白御桐拿着竹筒起身出门,他蹲在屋檐下,将糜烂的叶片吐了出来,然后往嘴里灌了一口清水,仰头漱口,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雨点看着白御桐的背影,抿嘴笑了起来。

 白御桐又往嘴里灌了一口,然后仰头漱口,喉咙再次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等白御桐回到火坑旁坐下,雨点扭头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说:“你好有意思呀!”

 白御桐一头雾水,“怎么了?”

 “就是这样咕噜咕噜的!”雨点模仿着白御桐仰头,鼓起双腮,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奇怪声音。

 “原来是这样……”白御桐心底说,你不懂,这叫地方习俗,我们那个地方刷牙的时候还会拿个东西往嘴里捅来捅去呢!要尊重文化差异啊同志……

 “感觉怎么样?”雨点突然转移了话题,带着期许的目光看着白御桐。

 白御桐用舌头捣鼓着口腔,只有一股浓郁的清香味,牙齿表面也很光滑。

 哇,这款产品是真的很好用,环保无污染绿色健康,携带方便,使用简单……

 “感觉很棒!”白御桐面带微笑竖起了大拇指,露出的虎牙上闪烁着自信的银光。

 白御桐接过雨点递过来的果子,整颗果实都很饱满,一只手刚好能握住,它的表皮是青色,上面覆盖着暗红色的环形纹理。

白御桐随口一问:“这是什么果子?”

 雨点热情地回答:“这是红圈圈番茄,很少能找到了,尝尝吧!可好吃了!”

 “哦。”白御桐简单地回应了一声。

 白御桐不疑有他,将果子放到嘴前狠狠的咬了一口。果实一入口,汁液就在嘴里炸裂开来,果肉清甜可口,口感像是饱满的葡萄,味道却像是甜甜的甘蔗。

 白御桐大口大口地吃完了,手上只剩下了一颗瓶盖大小的核。

 雨点见他吃完了,又从背篓里拿出来一个递给了他。

 “谢谢!这个番茄真的很好吃呢!”白御桐从雨点手里接过果子。

  雨点小口地咀嚼着手里的果子,脸上笑笑,“你喜欢吃就好了!”

过了十几分钟后。

“呀,这条鱼好像熟了呢!”雨点惊喜地自顾自说道。

 “给,先吃小鱼吧,大鱼还没烤好呢!”雨点将烤好的一条鱼递给白御桐。

 “谢谢!”白御桐接过烤鱼,露出了善意的微笑,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往鱼肚子上咬上一口。

 雨点看得一愣,火光映照进她黑色的瞳孔,这一刻,她的双眸像熔岩一般炙热,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她说不清楚那是什么。

 其实像雨点这样的女孩真的很好懂,因为她单纯得可怜,她的快乐很简单,她的悲伤也同样很简单。

 如果把人的一辈子编策成一本书,上面的每一页都会清楚的记载着那个人的过去。在别人眼里这本书就是书架上的读物,要么畅销,要么不起眼。

 如果雨点比作一本书,那么它的上面应该早已落满尘埃,而白御桐恰好看到了这本书——正面的标题是《雨点》,右下角印着正版授权,打开的第一页应该记载的是扉页寄语,内容大致可以概括为:支持正版,杜绝盗版,接着是简洁的目录。

目录大致可以分为三部分:正文的前部分每一页都是一句话:山里的生活好无聊,但是有奶奶陪着。

 然后中间部分从某一页开始变得简短:山里的生活好无聊。

 直到最后一页,内容又变:今天抓到了五条鱼!

 白御桐合上书,看了看背面的标价,0.50元,然后他打开钱包,瞅见里面正好装着五毛钱硬币,眉开眼笑的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决定去柜台付钱了。

 他恰好就是会买这种便宜书的人,有时候讲求的是门当户对,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你如果是三十码的脚就不要穿四十码的鞋,你如果有四十码的脚,穿三十码的鞋肯定不合脚。

 如果整个书架上,只有那么一本书是你买得起的,你会为它花光所有吗?

 假设白御桐是一本书,那它的标题应该写的是《暑假作业》,没有扉页寄语,也没有目录,只有封面的一句预祝各位同学暑假快乐,接着是需要填补答案的空格与横线。

 没有人会喜欢暑假作业,即使这东西是白送的,就连立在大街上的老阿姨塞进你手里的传单都比暑假作业有意思。

 你能想起去年夏天人手一本的暑假作业封面是什么背景图案吗——没人在乎,管你是猩猩还是篮球?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天空阴沉得像教导主任的脸,远处的云层电光滚动,在狂风肆虐前,雨点抓准时机把门从里面关上,但还是有少许的水花从门缝挤进来。

 雨点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来明天要忙很久了……”

 “怎么了?”白御桐问。

 雨点委屈地说:“我忘记把捕鱼的竹篓拿回来了,今天的雨下得有些大,肯定被会河水冲走啦!都怪我……”

 白御桐从嘴里挤出一根鱼刺,一脸我很靠谱儿的样子说道,“没事,记得叫我一起帮忙啊!”说完他又往鱼背咬上了一口。

 “好啊!”雨点不由得嫣然一笑,一扫之前的不悦。

 屋顶传来雨珠清脆且密集的碰撞声,听起来像是在击鼓。

此时吃完烤鱼的两个人围坐在火坑旁取暖,周围的气氛显得有些微妙。对于雨点来说,白御桐是一团毛线球,而她则是一只花猫,她对毛钱球感到好奇,在它的周围观察,却不敢靠近。

 而对于白御桐来说,雨点则是一块烧红的铁,而自己是一桶冷水,他想和她来一次剧烈的化学反应,却苦于没有人用铁钳将那块铁放进那桶冷水里。

 木屋内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发情的荷尔蒙气息,这样的气氛像是泡泡,谁都想戳破,但就是不敢戳。

 良久的沉默。

 “那个……”白御桐脸色僵硬。

 “什、什么!”雨点神色慌张。

 白御桐绷直脸接着说,“我想喝口水……”

 “呀!那个、我找找……”雨点尴尬地笑,她把手伸进背篓里找,摸索了好一会儿,怎么会没有呢?

 白御桐提醒道:“在、在你旁边呢……”

 “呀!抱歉没看到呢!”雨点低下头,发出蚊子一样细微的声音。

 “没、没事……”白御桐挠挠头,我说你倒是把竹筒给我啊!

 “给、给你……”雨点紧张地拿起竹筒,用双手递给了白御桐。

 “谢谢。”白御桐接过竹筒,他的表情变得极其扭曲,他不由得纳闷起来,为啥我要做出这种表情啊?连他也不清楚自己脸上那种悬崖边拉屎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又是良久的沉默。

 屋顶上滴滴答答的碰撞声已经消失了,火坑也差不多快要熄灭,只剩下通红的木炭静静地躺在火坑里。

 雨点起身打开门,一阵清凉的风迎面袭来,她长及大腿的黑发只有耳旁的几丝随风起伏,单薄的麻衣露出了她纤细的臂膀与一半白皙的大腿,腰间系着一根麻编制的粗绳,看起来像是腰带。

 “出去啦!”雨点轻快的笑声传来。

 “哦,嗯好。”白御桐起身跟了上去,像是一只摇尾巴的旺财,冰凉的雨丝飘落在他的头顶,散在头发上的水珠像是顶了一把白糖。

-----

新人求推荐票,收藏。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