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第三章 :脸皮够厚前途才溜

墨上笔戈2020-04-15 20:52: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帮禁卫军也算活得够有勇气了。【】高速”拓拔傲得意洋洋的笑道:“那帮东西的骨子里早没了契丹男儿的悍马雄风,汉人的纨绔习性倒是学了不少,往日我来上京城,这些禁卫军一个个就知道在我面前吹他们是哪家大臣的子侄,当的是天子脚下的重差,一副等着四方朝拜的架势,就算是办公事还要跟他们套交情,塞银子,银子塞得慢了还要看他们脸色,前几日我去北营,看见一个曾勒索过我几次的禁卫军,一顿耳光过去,大气不敢出一个,还跪在地上一路哭一路讨饶,看着就恶心。”

  萧尽野**的说了句:“耶律德光当了几十年皇帝,最后除了他的几个义子,只有莫洪和耶律阮还肯为他尽忠。那些平日如狼,战时如羊的禁卫军,要不是主公要借他们压制朝中官员,我早把他们杀个干干净净!”萧尽野身上军甲秉性十足,若这五万禁卫军在破城之日敢与他顽抗硬战,即使全军覆没,也能赢得他的一些敬意,可不战而降的懦弱却使他十分蔑视。相反,他的爱将追敌连尽涯虽折在护龙七王手里,但这是各位其主的沙场之仇,在他心底,对于护龙七王,尤其是皇宫中独战万军的忠,萧尽野却极佩服。

  ”“

  “其实许多大臣心里都还念着耶律德光,但主公威名太盛,又有倾**力在手,所以他们不敢有异动。”

  慕容连点出了其中关键,又一笑道:“若谋反的是北亲王阿古只这等角色,即使没有护龙七王,他也坐不稳江山。”

  “那是自然!”几名黑甲将领都得意而笑。

  “你们就别在这里吹捧我了,得意不失言,失意不失心。”拓拔战听得摇头,“我倒是想知道,若有一天我也穷途末路,或是兵败身死,我身后又会不会有护龙七王这样的人,或者,是如莫洪和耶律阮这等死忠之臣。”

  “不会有的。”萧尽野沉声道:“主公末路,黑甲必定早已片甲不存,追随主公而去,绝不会有一人苟活。”

  他的声音沉厚淡定,仿佛在说着极自然的事情,其余将领也都点头认同,没有一人认为萧尽野说的是奉承言语。

  “你这家伙,也学会了巧嘴。”拓拔战笑骂了一句,环视诸将一眼,缓缓道,“这一点,我也从不怀疑。”这是他以一生心血带出来的部下,当初智想分化他的兵权,便是智唯一算漏之事。黑甲骑军对他的忠诚毋庸置疑,便是耶律德光的君权也可替代,所以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为他做任何事,包括谋反。

  “不说这个了,再说下去,我也要得意起来了。”拓拔战微笑着看了眼诸将,又道:“慕容,数月前我安插在卫龙军里的那名内应曾给我送来一张打造错王弩的草图,我看过草图后发现这错王弩果然是件极为厉害的兵器,不但射程极远还可十弩连发,前些日子我让你按图打造,如今已制成了多少把错王弩?”

  “五千把,可是┉”慕容连奈的叹了口气,有些哭笑不得的答道:“不知为何,我们打造出的错王弩居然法使用,连一支弩箭都射不出!”

  拓拔傲也苦笑摊手:“慕容军师曾找我去看过这错王弩,虽然我自问对弓弩之器最为稔熟,可我连着拆了好几把错王弩,还是不知该如何使用!”

  “竟然有这等事?”拓拔战身子往前一探,惊讶的望着他俩:“错王弩是错打制的,他那双巧手绝不会做出不能使用的弓弩,傲儿手下的莽成和五百弓骑应该就是折在错王弩下,这其中必有机关。护龙七王这几个小子,还真是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慕容连遗憾的说了一句,“只可惜主公安排的那名内应已和智去了幽州,法再问出其中奥妙。”

  拓拔傲道:“叔叔,或者我们派人潜入幽州,找到叔叔安插在卫龙军里的那名内应,让他查查这错王弩的用处。”

  “不能去找这内应。”拓拔战道:“智的眼睛毒,现在派人去找这内应,只会暴露他的行藏,我辛苦埋下的这颗棋子,不能就这么耗费了。”

  拓拔傲沮丧道:“这错王弩在我们手中形同废物,反倒是白白耗费了我们许多工夫!”

  “不会白白耗费的。”拓拔战默然一笑:“灵风,你将这五千把错王弩一并带去幽州,设法抓几名会用这错王弩的幽州军士,问清楚端倪后再教给黑甲使用,这错王弩乃是杀敌利器,对我们日后逐鹿天下大用益处!”

  拓拔傲听到天下二字突然想起一事,忙道:“叔叔,从顺州送来的消息说,那中原的后晋皇帝石敬瑭趁着我们兵变之时突然发难,夺下了涿,莫,瀛三处城池,还驻兵在幽州南门外,看情形石敬瑭是想趁来个渔翁得利,您看我们是否该给他点颜色?”

  “石敬瑭?一个跳梁小丑而已!”拓拔战漫不经心的说道:“奸诈有余,谋略不足,成不了气候,就凭他这点伎俩迟早会被中原诸侯吞并,此人须理会。”他笑了笑又道:“漫说我不把这石敬瑭放在眼里,就连智也不会把他当回事,由他自生自灭去吧。”

  又谈论了片刻,拓拔战对诸将说道:“今日就说到这儿,慕容再留片刻,其余诸位就先下去休息,灵风,你好生准备一下,过几日就动身去幽州,不要大意。”

  耶律灵风笑着答道:“主公放心,末将必会为您除去护龙七王!”

  众将都知主公要和慕容连商议些机密之事,黑甲军纪森严,从人逾矩争权,当即行礼退出御书房,等众人都退出,拓拔战才问道:“城中这场怪病的由来查出了吗?”

  慕容连道:“我已带着几名御医仔细查看过患病的百姓,经御医再三诊断后终于推断出这些病人其实是中了一种名为番木鳖的毒草之毒,据几名御医说,这大概是病人误饮了带有这种毒草的井水所致,我又在城中各处巡视了一遍,发现有几处水井中正有这种毒,却不知是人为的还是在水井附近恰好有这毒物生长,为防再有人误饮井水,我已命人封了这几处水井。”他犹豫了片刻后又问道:“主公,您看这会不会是智派人捣的鬼?”

  拓拔战也是一阵犹豫:“应该┉不会吧?智虽然不择手段,可他总不会做出这些对他毫益处的事┉”

  “在这件事中真正得利的人就是耶律迭鲁的遗孀林幽月,她在城中四处给人治病送药,广收人心,但我始终未想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帮着您安抚民心,既然她如此讨好于您,可为什么偏偏又拒绝了您的封赏?”

  “这是她在表明立场,不收我的赏赐就表示她的所作所为并非为我所做,不接受我的赐官封爵是表示她不承认我有这个权利赐官于她,因为这片江山并不是我的,除了真正的辽室后裔外没人能在这上京城里发号施令,可这林幽月虽然不卖我的颜面,却又千方百计的帮着我制止城中民变,还拼命劝告百姓们不要与我作对,如此自相矛盾的事竟都是由她一人所做,这其中的缘故连我也猜测不透。”

  拓拔战摇了摇头又道:“这个女子很不简单,城府之深不让须眉,又察言观色,能言善道,如今在上京城中最得人心的只怕就是这位女史了,所以论她是否心怀鬼胎,我此刻都不能轻易动她,只能先暗中查看。”

  慕容连道:“这几日我一直命人跟踪她派出城外采药的家丁,可他们确实是在四处搜寻采摘解毒的药草,并任何破绽。”

  拓拔战道:“林幽月是个聪明人,她应该知道此刻与我作对只会自寻死路,这样吧,派几个精明的人日夜盯着她的惕隐府,仔细查探她的行踪,若她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就立刻除去她。”拓拔战起身离座,走了几步,又问道:“这几日里北营中的羌人有没有生乱?然儿那边的人手够不够用?”

  “这些羌人虽有些怨言,不过还不敢违背您的命令擅自出城,少主手下有三万人,应该可以压制住他们,而且我又调了一万人过去帮着看守北营,只是┉”他奈的一笑道:“当日您答应了羌人的首领涂里琛,等您登基后会赐他一座城池,供羌人居住,所以涂里琛早已命他的族人尽数赶来上京,前几日里这些羌民们都已拖儿带女的住入了北营,由于您下的令只是不许这些羌人外出,所以我们的军士也就没有拦阻这些羌民入营,如今这羌人的全族都已住入北营,足有七万多人,把这北营搞得象是他们的部落一般,虽然没有生出事来,可这样下去总有些不妥!”

  “我当日虽答应给涂里琛一座城池,可我现在还没有登基,想不到这个涂里琛倒是先把他的族人给迁来了,他这把如意算盘倒是打得震天响!”拓拔战冷冷一笑,“你明日就去北营,命涂里琛住到这京城来,要是他的族人敢给我惹麻烦,我就先杀了他们的羌王!”

  慕容连迟疑道:“您是要把涂里琛扣住,可他会答应吗?”

  “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拓拔战寒声道:“你明日再带两万人同去,若涂里琛不吃这杯敬酒,那就送他一杯罚酒,我们现在首要之敌是护龙七王,不能再让这些羌人惹出事来!”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慕容连又问:“主公,那个中原商人最近可有消息,您让他办的事情,应该得手了吧?”

  “应该就这几日便会有消息,这是个聪明人,我手里有他要的东西,而且我让他做的正是他一直想做的事。”拓拔战淡淡道:“那件事情,他一定会办好。”

  “此人可靠吗?”慕容连幽幽道:“我总觉得,这个人城府太深,不似涂里琛这莽夫,不一定真肯为我们实心做事。”

  “我也没想过真要把他当成可以信任的人。”拓拔战古怪的一笑,“在我眼里,他只是个可以利用的人同样,在他眼里,我也是个可以利用的人。”

  两人交谈片刻,已将近日繁琐之事都盘算了一遍,都觉有些疲惫,拓拔战轻叹了一声,“当年我站在皇宫外仰望着耶律德光时,只能看到他君临天下的气势,却法看到他料理朝政的繁琐,如今我站在了和他一样高的地方俯视天下,才知道什么是为君不易!我这位大哥临死前说我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是天道之威,王道之仁,此刻看来,我以前所见的确是太少了点,一旦让我纵观全局,掌握百业,还真是有些力有不逮!”

  “战王乃天命所归之人,此刻虽暂有些许烦琐之事,但谁都阻止不了您的雄心壮志!”

  “天命所归?不错!”拓拔战笑了笑,长声道:“当日我攻入上京城时,若不是耶律德光早死片刻,只怕我们都会落入智的圈套,当我在朔州之时,若不是智对那位千娇百媚的公主动了心,以他的才智说不定就能看穿我设下的陷阱,看来这老天爷还是对我眷顾颇深啊!只不过┉”

  拓拔战眉心一拧,“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些犹豫,既想趁早杀了护龙七王,又想再观望几日,看看这辽国内究竟还有谁会暗中帮助他们,因为在护龙七王身陷如此绝境的时候还愿意帮助他们的人永远都不会臣服于我,所以我本想把这些隐匿在暗处的敌人一并找出来后再一打尽,永除后患,只可惜这护龙七王太过厉害,容不得我有片刻怠慢!”

  慕容连一笑道:“以主公的英明又怎会养虎遗患,该怎么做您不是早就胸有成竹了?”

  两人相视一笑,拓拔战又问这得力军师:“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顶多半月,您的十五万大军就可赶赴幽州,杀智一个措手不及!夜尽天与耶律灵风这两拨人马定可迷惑住智,让他以为我们此刻分身力,只能派出少数兵力侵扰幽州,等他大意之时,您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这一次,护龙七王插翅难飞!”

  “等耶律灵风的两万人马离开上京城后,我会故意下令解除封城禁令,让大家都以为我已经心生懈怠,疏于防范,这样一来那些藏在暗处的敌人也就会蠢蠢欲动!”拓拔战冷冷一笑,沉声道:“虽然智用毒计把我困在了上京城内,可他并没有想到,只要我灭了他们兄弟和耶律明凰,那在这片辽域中还有谁敢再与我作对,就算有人趁我离京时打这上京城的主意,可只要我攻下了幽州,随时都能再打回上京!”

  冷笑声中,拓拔战缓缓踱到书房外,望着当空艳阳,白云如绵,微微一笑,“白云苍狗,人生如棋,智!就看我们谁能棋高一着了!”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