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第三十七章 七子

墨上笔戈2020-04-13 12:13:0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鬼冢异变已然散去,众多外门弟子早在第一时间便匆匆离开鬼冢,生怕异变再起,一个个皆是惜命异常。◎,

  只有极少数胆大的修士还在四处晃荡,想瞅瞅有什么便宜可捡。

  小山包,茅草屋。大钟五响打不乱这里的清肃,却敲的张千心神巨荡。

  大钟五响,身为玄阴宗的张千怎么可能不明白其中那沉得惊人的分量。幼鱼的资质和自己相当,怎么可能承受的了如此的荣誉如此的压力。

  张千眉头紧锁,发生的这一切自己根本毫无准备,原本只想给幼鱼找个靠山从此不再跟着自己吃苦受罪,如今苦和罪是万万吃受不成了,可这么大的压力,张千害怕心思善良的幼鱼根本承担不来。

  只能等幼鱼来了了解一番再做思虑。

  突然发生的这一切让张千根本顾不上思考自身的问题,脑子飞快转动的想着各种可能,甚至连自己还是通灵二层的修为都丝毫没有在意。

  天色渐渐灰沉,不知是刚经历了一场如此激烈的异变还是其他原因,鬼冢上空原本沉甸甸的阴气变得有些稀薄,偶然处甚至能透漏出驳驳的红晕,色彩鲜明的对比让鬼冢的天空透露出异样的瑰丽。

  在瑰丽的黄昏中,林幼鱼轻轻的踏进了这个破旧的茅草屋。

  张千抬头,瞅着安静的林幼鱼微微笑了起来。

  林幼鱼也笑了起来,可笑容中却掺杂着一丝说不清的异样。

  从小相依为命,张千当然可以发现林幼鱼的心思,但他没有多问,生怕再给林幼鱼增添负担。拍了拍身边的小木墩,张千含笑说道:“坐到这里来。”

  林幼鱼听话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张千身旁的木墩上。

  两个木墩,坐着两个人。

  一个少年,一个少女。肩并着肩,都没有再说话。

  茅草屋很安静,两个青葱的年轻人也很安静,外面的景色如果不去想它们蕴含的危险,也是那么美丽。

  安静,可以散发很多情绪,也可以享受很多的幸福。

  “哥......”良久,林幼鱼柔声喊了一声。

  张千扭头,如此近的距离张千可以清晰的看到林幼鱼颤动的睫毛。

  林幼鱼看着面前的张千,很专注。似乎要把这张脸印在脑海中。

  可能是林幼鱼已经长成一个美丽的少女了,张千突然感觉被看的有些不自然了,局促的目光似乎有些开始想要闪躲。

  就在这时,林幼鱼突然狡黠的一笑,素手一抬,快速的在张千头上弹了个响指,然后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林幼鱼从小便是如此,高兴或者难过,总要在张千头上弹个响指,或许心思善良的她只会用这种稍显笨拙的方式搏得张千的注意。

  被弹之后,张千一愣神,旋即装出羞怒的样子准备要报复。

  破旧的茅草屋就传出了沁人心脾的嬉笑声。那笑声本就该属于这个年岁的少男少女,可在这方险恶的世界,谁知道能保持多久呢。两人似乎都非常珍惜这难得的无忧。

  良久,嬉笑声渐息,林幼鱼因为放肆的发笑所以脸颊红润,让人瞅着忍不住的想亲吻一口。

  深吸了一口气,林幼鱼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般的说道:“哥,师祖让我去后山闭关。”

  说完,还有些不安的看向张千。

  张千楞了一下,然后很快的便恢复平静,笑着对林幼鱼说道:“很好呀。”

  但林幼鱼似乎很不满意这个回答,急忙说道:“不到天丹不让我出来,不到天丹呀,怎么可能。”

  听到天丹两个字,张千明显的露出了惊容,但转念想到那是一位婴魄期老祖的决定,便有些释然。然后张千所问非所答的说道:“你觉得你的师祖人怎么样?”

  林幼鱼仰着头想了想,似乎在思忖着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自己那个英武凛凛的师祖。

  好久,林幼鱼坚定的说道:“很重情。”

  张千点了点头,似乎稍稍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随后林幼鱼又急忙说道:“天丹啊,哥,我这资质,岂不是要被关上几百年。或许很有可能被关死在里边的。”

  说完目光迫切的看向张千,似乎想得到某种安慰。

  张千看着她宠溺的笑了笑:“不会的,你老祖既然说你到天丹可以出山,你便可以到天丹,放心吧。不会那么长时间的。再说了,哪怕再久,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张千玩笑般的话语,却使林幼鱼沉默了起来。

  或许,如果是几百年。或许,物是人非了。

  张千看着沉默的林幼鱼,心中一痛,旋即讲道:“不可能那么久,我也一定会活很久,我会变得很强大,一直保护你,你还没出嫁,我还没吃到当大舅哥的九大碗蒸肉,怎么可能放弃?”

  林幼鱼看着张千,沉默好久,突然问道:“不当大舅哥的吃什么?”

  问完,林幼鱼突然脸颊一红,旋即竟然害羞了起来。

  “不当大舅哥就当新郎哇,只能喝喜酒喽。”

  张千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随后,张千一愣神,林幼鱼一愣神。

  两人看向对方。

  两人脸蛋儿红红的。

  林幼鱼突然上前抱住了张千,娇颜埋在张千的胸膛,贪婪的呼吸着张千的气息。她抱得很用力,似乎要把全身的力气都要在这一刻用完。

  “你要好好活着,不许死。你强大不强大我不在乎,只要你在,只要我出山。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很快出山。”

  “你...要娶我...”

  柔柔糯糯细嗡软语,道出了一个少女多年的心思,碰撞的一个少男心思荡漾。

  张千张开双臂,环抱着她。脸颊温柔的蹭滑她的秀发。

  “从小到大,我的愿望其实都很小。没遇到你之前,我就想吃饱,永远也不要挨饿了。遇到你之后,我只想让你永远当一个稚子。无忧,烂漫,永保初心。答应我,好好修行,我总是怕你遇到险恶。等你出山,我在漫山鲜花的路上迎着你,永远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这算不得高绝的情话,却道出了一个少男真正的心意。

  温柔满足的应了一声,眼泪打湿了张千的胸膛。

  时间就在这温馨间流过,两人说了很多,说了小时候,说了现在,甚至谈到了渺渺的未来。

  这稍显有些孩子气的规划可能是每个初动心肠的年轻人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其中的幸福,或许只有他们自身才可以感受的到。

  天黑的深了,两人似乎还没有说够,林幼鱼看了看天,默默的站了起来。

  张千也随之站立而起。

  林幼鱼似乎还想拥抱张千,可怎么也拿不出前不久那时的气势,扭扭捏捏的似乎有些羞意。

  张千一把拉住林幼鱼,深拥在怀中。

  “你等我,我也等你。我们还要活好久,一辈子那么长,后山才那么矮,我会变的很强,你放心,也不要让我等太久,不然我会把后山移平把你抢出来。”

  这话说的霸道,只看张千通灵二层的修为,任谁听到都会觉得张千是在吹牛皮。可林幼鱼相信,或许,谁知道呢,那山确实不是很高,或许某一天,张千完全可以生生的把那座山移平。

  两人就在幸福与不舍交格处离别,眉眼如画,姑娘如仙,那烙印印在张千脑海深处。

  少年情深,英姿勃发,有人一直在等着自己,要娶自己的人。

  最终,渐距渐近的少男和少女拥吻了。

  这便是最完美的一幅画吧。画中的韵味不敢深深思量,怕惊了夜深的归鸟。

  终是离别了,下次相见,不知何年何月,希望很快。

  茅草屋只剩下孤零零的张千,他重新坐在小木墩上,内视体内的变化。他不舍,却目光坚定。

  活着!强大!天丹!

  有人待自己娶,有人需要自己一辈子的守护!

  手里握着两样东西,张千目露狠色。

  林幼鱼的话犹在耳边。

  “杀了孙洪海!蜕凡后期的孙洪海!”

  ......

  ......

  近几日杂事繁多,今天只能一更了,明天争取加更!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