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第四十章 再次穿越

墨上笔戈2020-04-13 07:13:0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人一对掌,均知要胜过对方绝对易事。慕容老帅哥道:“逍遥子果然名不虚传。难怪我父亲在世时,常说放眼天下英杰,唯逍遥子能与之比肩而立。”

  逍遥子也赞道:“慕容兄过奖了。”

  棋逢对手乃平生一大快事。且别说恩怨都摆在面前,遇到平生劲敌,自是都不愿错过。两人短暂分隔后,又同时纵身欺上,再次交手。

  路过也非常想知道,到底逍遥子的武功到底深不可测到什么境地,到底“斗转星移”功夫能神奇到什么田地。但观二人,一人冷袖翩翩,一人双掌飘飘,逍遥子忌惮对方的斗转星移,慕容老帅哥忌惮对方的北冥神功,两人招式都不敢用老,虚虚实实,皆是一沾即走。片刻之后,飞沙走石,眼见着这花园草木都要沦为废墟。

  逍遥子脚下的凌波微步忽然大开大合,几纵几落之后,踏上屋顶引诱着慕容老帅哥往山下而去。

  路过等人都不愿错过这场打斗,跟着往山下追去。韩明远拦住无崖子道:“无崖,你当真要为了儿女私情而放弃家国深仇?”

  路过闻言回头,恰见无崖子坚定地甩开了韩明远,道:“小韩叔,杀父之仇我已经报了。当日的话我也已经说得明白,你不用再劝我了。”

  韩明远道:“杀你父亲的真正仇人是宋朝的皇帝,宁无为只是他的爪牙!你年纪还小,等你稍大就会知道,所谓儿女私情什么都不是。”

  无崖子本来还略有犹豫,待听到最后,冷冷地说了一声:“她不同!”然后转身就走,再不管韩明远在后面追喊。

  路过心里正寻思着无崖子“儿女私情”的对象是谁,韩明远忽然欺身过来,出掌狠辣,竟是一招制敌于死。路过吃了一惊,想也不想,“天山折梅手”破掌一抓,将韩明远挡了开去。

  这一下,路过已是了然。虽然他还有疑惑未解,但无崖子喜欢的人真的没有变,就是巫行云。且韩明远也知道,所以劝说不成后,想趁此机会杀掉巫行云。

  巫行云担心逍遥子,一心要赶去助阵,冷不防韩明远忽然向她下杀手。路过帮她解了围后,她还不解地问:“小韩叔,你想做什么?”

  韩明远心中的痛那是无法言说的。巫行云若是个正常人,武功高强本事又好,无崖子既然喜欢,那他从巫行云这里下手,那是两全其美。偏偏巫行云不是个正常人,无崖子才十五岁就能如此儿女情长,长大还了得?

  韩明远一击未得手,便知再无机会,他掌一收,道:“大姑娘,无崖因为你,不肯离开逍遥峰,国仇家恨通通不管。你说这对不对?”

  巫行云圆瞪瞪的一双妙目惊讶望向无崖子,无崖子俊颜微红,道:“师姐,你别听!我只是喜欢逍遥峰,不想报仇而已。”

  巫行云松了一口气,笑逐颜开道:“虽然有仇一定是要报了才痛快,但咱在逍遥峰上快活自在,无崖既然不想报仇就算了。要杀宋朝皇帝,那还不容易?哪天无崖又想报仇了,我和大师兄都会给他撑腰,我们陪他一起去杀。小韩叔,无崖还这么小,你逼他做什么?”

  巫行云边说着,左手牵起无崖子,右手拽住路过,一起往山下奔去,道:“我们快去看师父怎么样了!”

  路过微微一笑,巫行云身形如小孩,长居逍遥峰上,对男女之事开化也比一般人慢,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居然还没有意识到韩明远为无崖子传达的是什么感情。他瞥了无崖子一眼。无崖子显然对那句“无崖还这么小”甚是不满,但是没开口反驳,老实地配合着巫行云的脚步,往山下奔去,没再去管韩明远。

  其实看原著时,路过对于无崖子对巫行云的感情一直是持着嗤之以鼻的态度。巫行云身形不过**岁,同样身为男人,路过实在是找不出来无崖子怎么能和她“两情相悦”起来,最后想来想去也只想到了一个“恋童癖”。后来意识到“逍遥派”本来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无崖子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再想他那搜集天下武学秘笈的癖好,他甚至还怀疑过无崖子先与巫行云情投意合是不是另有所图。不然怎么解释他后来又与害了巫行云的李秋水双宿双飞,最后喜欢的却又是李秋水的妹妹。这一推断下来,很容易就能推断到无崖子很可能根本就没有喜欢过巫行云,他的虚情假意不过是为了骗取她所练的“八荒**唯我独尊”,毕竟逍遥子三种神功,都只分别传给了三个弟子。无崖子既然从李秋水那里骗到了“小无相功”,保不准也会从巫行云那里骗“八荒**唯我独尊功”。

  但是,从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亲身与他们共同生活过这段时间,这种恶意的猜测早就烟消云散了。巫行云脾气是不好,对杀人毫不在乎,但对自己人却极为护短。从她照顾李秋水,路过完全可以想见当年她还是一个真正的小女孩时,对比她小三岁的无崖子是怎么照顾的。她年纪小小,自己练功还不容易,却能因为无崖子修炼北冥神功没有外力储存而自己把功力给无崖子吸。这种事情,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至少他就绝对不会这么做。

  这样的巫行云,很容易就让孤儿出身的无崖子产生依赖之情,青梅竹马的情谊,自然而然就忽略掉了那些外在因素。只是,等年岁大了,等到又一个漂亮娇俏的李秋水长大了,而巫行云却再也无法长大时,无崖子的移情别恋基本就是迟早的事。

  韩明远说得对极了。儿女情长什么的,等长大了就知道什么都不是。

  不过,他也说错了。无崖子本身就不是什么杀伐决断的人,要他后悔为了儿女私情而放弃报仇大事,那基本是不大可能。没了巫行云,还有李秋水,等李秋水也变成墙上的蚊子血,他心中还有个白月光。

  不过这样也好,与其一辈子空负复国之梦,听起来理想高远,还不如抱紧身边的美人逍遥一生来的快活。不然看看最后慕容复的下场,那也是十分可怜又可惜的。

  最可惜的还是自己,居然穿越到了天龙八部前传,没办法经历正版天龙八部了。他其实很想和乔峰痛饮三百杯啊!

  唉——

  虽然有些遗憾,但路过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安慰。虽然与正版天龙八部无缘了,但这个前传,若能在离开之前,能把无崖子与巫行云和李秋水几十年后的恩怨提前解决掉,倒也是功德一件。他是偏向巫行云的,现在对无崖子的评价也往上跳了一级,非常乐见他们在一起。

  西角之上忽然亮光一闪,随即“咻——咻——”两声,火炮冲天爆炸。

  路过脚下微顿,巫行云和无崖子也停了下来。紧接着,又是“咻咻咻”三声火炮,比之前更为紧密急促。

  巫行云问道:“出了什么事?”

  韩明远依然没有放弃找机会杀掉巫行云,紧追其后,此时,听到她问话,却一时也没有改变以前的习惯,回答道:“有敌人大举来袭。”

  路过问道:“什么人?”逍遥峰的麻烦才算到一个尽头怎么灵鹫宫也惹上了麻烦?

  无崖子略一思索,道:“可能是西夏兵到了。”

  巫行云冷笑一声:“来的正好!正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