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第三十二章 我来学生会,管你们屁事

墨上笔戈2020-04-13 20:33:0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许浮生迎着郡守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才刚到和田城。

就有人公然行刺我这商业金融局局长,南疆驸马,难道和田城的治安已经乱成这样了吗?”

脱脱贝心下怒骂,却也不好此刻便翻脸,他今天来是有要事商量的。

低声道:“近来太多难民涌入和田城,这治安确实让下官头疼不已。

这批人竟然敢惊扰驸马,在下定当严惩不贷。”

“好,有郡守大人这等精明强干的父母官在,相信这些许宵小之徒不在话下。”许浮生一脸认真的夸赞道。

脱脱贝是标准的南疆毛南族人,身材高大粗壮,但说话却是温声细语。

他犹豫的试探道:“下官一定尽力保护驸马爷的安全,我这就安排人回去突审这批胆大妄为的枉法之徒。

一定给驸马爷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许浮生也不接话,热情的邀请着脱脱贝落座道:“大人请坐,在下正想去拜会大人相商要事。

相请不如偶遇,正好跟大人相商一番此次王爷交代的命令。”

已经熬了一整晚的脱脱贝有心骂娘,可许浮生又不给他这个机会。

只能点头道:“驸马爷您说,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下官一定尽力去做。”

“好,那我就开门见山直说了。

这次来和田城是奉王爷之命处理一些商业金融局的事情,我想让和田城大大小小的行商和走私商人都纳入我们的统一管理。

同时跟这群人征收商税,他们这么多年也捞了不少,是该整顿整顿了。”许浮生抿着茶悠然说道。

脱脱贝早知道了商业金融局这个部门,但一直没弄明白具体是做什么。

现在一听,才明白许浮生想干什么,这明显是变相敛财。

脸上浮起一丝难为道:“驸马爷,不是下官不配合您。

主要是和田城行商数量太多了,这种事情一旦公开征税,一个不好怕是会激起民变呐…”

许浮生深以为然的点头道:“这也正是我想跟郡守大人您商量的事情,您主政和田城多年。

想必心里肯定有合适的办法,有您全力配合,王爷的这个命令才能执行的下去。

否则一旦激起民变,你我都担不起这个责任呀。”

脱脱贝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推辞道:“驸马爷您说笑了,不是下官不执行这项命令。

实在是太难了,公开征商税这在整个南疆都没有出现过.

那些行商手里又或多或少都有点武力,一个处理不慎,你我怕是都将成为祸乱南疆的千古罪人。”

许浮生顿时脸色一沉道:“郡守大人,那您的意思是打算置王爷的命令于不顾呗?”

脱脱贝沉默一阵,坚决道:“驸马爷,不是下官想抗命,实在是这项任务一旦不慎会动摇南疆根本,还请驸马三思!”

许浮生顿了顿,仿佛真的在思考脱脱贝的话。

片刻之后,不禁叹了口气道:“哎…我何尝不知王爷这个命令想要执行的难处。

只是王爷刚刚坐上王位,这第一个命令就执行不下去,以后会更难做的。”

脱脱贝听到许浮生的口气松动,不禁抬头道:“不是下官不配合驸马您,实在是不好办。

如果能跟圣元王朝通市的话,我们征税也能有个说法,可这什么都没有,公开征税影响确实太过恶劣。”

许浮生一脸配合的点头道:“还是郡守大人看的明白,既然这样,那征税的事情就先暂缓吧。

还有一件事,郡守大人这次却是万万不能再推辞,如果连这件事也推行不下去,那我就只能辞去王爷给的这个职位了。”

脱脱贝一听征税的事情暂缓,心头也松了一口气,喝着茶道:“什么事情,驸马您请吩咐,只要下官能做到的,一定尽全力配合。”

“虽然不能征税,可也还是要将这些行商进行统一管理,王爷打算让这些行商交易统一都用南疆钱庄所出的南疆汇票。

这样既能节省行商交易的效率,又能便于管理这些居无定所的行商。”

许浮生看似不得已的最终抛出这个问题。

脱脱贝有点犹豫道:“这个倒不是不能办,只是这个南疆汇票能让各大行商认可吗?”

“所以要让一些有影响力的行商率先使用起来,才能推行的下去。

这件事情还必须要郡守大人您登高一呼,才能推行的下去。”许浮生言辞恳切道。

脱脱贝还不能理解许浮生推行南疆汇票的意义,可又不能几次三番回绝许浮生。

沉思片刻,这才缓缓开口道:“这件事情下官可跟各地乡绅一起商量。

只是下官听说您一进城,便让人围了蓝库尔的府邸。

这个蓝库尔可是这些行商中的领头人物,您看是不是可以让他配合出面促成您想要的事情。”

许浮生极有深意的看了这位郡守大人一眼,啧啧嘴道:“郡守大人这个建议倒是可行。

那我这就安排人去把商业金融局的执法队撤回来。”

话音刚落,门外凤灵儿的声音响起道:“驸马,那些人已经招供。他们都是受了蓝库尔的指使来行刺您的。

这些人的供词都已签字画押完毕,您看接下来如何处理?”

说罢递上一堆供词,以影卫的手段要一些这点供词,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脱脱贝脸色铁青的看着供词,明知凤灵儿跟许浮生在配合演戏,但他还偏偏发作不得。

只见刚才还和颜悦色的许浮生登时大怒。

“啪。”许浮生一拍桌子,怒不可竭的骂道:

“这蓝库尔胆子真够大,竟敢公然行刺我南疆官员。

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是不知道这南疆道是谁的天下了。

把蓝库尔给我抓起来,查,一查到底,看背后有没有人指使。

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对我们王爷和公主不敬。”

一通怒骂加几顶帽子扣下去,脱脱贝额头登时浮上一层冷汗。

明知许浮生是在借题发挥,但他还偏偏毫无办法,谁让人家掌握了这么多供词。

斟酌半晌,才徐徐开口道:“这件事情性质实在太过恶劣,您在和田城遇险。

下官难辞其咎,不如将人交给下官审理。下官一定给驸马一个满意的交代。”

这个时代可没那么明确的治安执法到底该由谁管,脱脱贝也只能是和这位正在气头上的驸马爷商量。

许浮生故意顿了顿,食指,中指微扣,指关节轻轻敲击着桌面道:

“按说我没有权利处置这件事,可这些人实在是这些人欺人太甚。

不过郡守大人既然开口,那本驸马也不好再说什么,那就把下面这些人交给郡守您。

至于蓝库尔一家嘛,在没有查出背后是否有人指使的情况下,还是让我的人监禁吧。

大人,您看这么处理怎么样?”

脱脱贝还想再说什么,看着许浮生阴翳的眼神,还是闭上了嘴。

人家有供词的情况下,拿着蓝库尔就是开刀的由头,刀锋指向谁便是谁。

要是不能让这位驸马爷得到他想要的结果,那能咬出谁指使,还真不好说。

毕竟人在人家手里,怎么拿捏都是这位爷说了算。

再加上这驸马爷带着这么多兵强马壮的人马,就算真的硬拼,自己也未必能把这位爷怎么样。

还是回去想想办法看怎么满足这位驸马的要求吧。

送走脱脱贝,许浮生嘴角扯起一抹玩味弧度。

有了蓝库尔这张牌在手,接下来在和田城想动谁那就是看自己心情了,哪怕是这个土著郡守。

有点的得意的许浮生扭头望向凤灵儿道:“让影卫给我把蓝库尔一家全部控制起来,先不要动他。

留着他还有好多事情可做,但一定不要让他死了,或者是见任何人。”

林徽羽轻呼出一口气,叹道:“这么做会不会太狠了点,蓝库尔的家人毕竟是无辜的。”

许浮生顿了顿,点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

他不配合我就要想到这个结果,他的家人你派人去看管吧,孩子肯定不可能留,其他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让玛依拉带人去查抄蓝库尔所有的家业,跟郡守那边说一声,让他派人协助。

从明天开始,我要蓝库尔名下所有的产业都归南疆钱庄所有。”

林徽羽点点头,心里不禁一声长叹,自从当年晋阳城一事出了之后。

许浮生的心思她已经猜不准了,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将要干什么。

第二天一早,一队队全幅武装的士兵和守备军,和田城衙门的人直奔蓝库尔名下的产业。

几乎扫荡般一家家清理,一张张商业金融局许浮生签署的封条封住了大门。

整个和田城刮起一阵风,数百人被捕,十数万银钱被没收,价值十数万的产业瞬间都被所谓的充公。

一时间,整个南疆道的行商和地下势力的人物都紧张了起来。

他们已经多少听到了点风声,传闻这位商业金融局的掌门人是南疆驸马。

此次来南疆道便是整饬行商环境,并向这些行商征税的。

背后有庞大势力的紧急动了起来,小有身家的则赶紧动用关系打听各种风声,至于没有背景的一些商人则都悄悄离开了和田城。

许浮生才不管这些,任由他们猜忌着,将这种恐慌传递下去。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