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第五章 鬼魅女子

墨上笔戈2020-04-15 17:32: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过保持这个姿态走了一段距离后,赵谰就有些皱眉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暗中的人发现了他提升了戒备的缘故,一路上他就感应不到那种窥伺的感觉。不过这种情况下,他却并没有多少欣喜的感觉,反而更加不舒服了。

  他的本能感觉告诉他,那个窥视他的人并没有离开,应该是潜藏的更深了。时刻有人在一旁不知居心的窥视着,令他始终有些不放心,但他也不能一直保持这种警戒的姿态赶路吧。他开始脑中急速转动,想找出破解此局的方法。

  又向前走了一会儿后,赵谰灵机一动,突然将身体从原本警戒的状态上慢慢地放松了下来。不过他也不是一下子就将身体垮下来,而是试探着一点一点的往下松。就这样,保持着慢慢放松的节奏向前走了好一会儿。当他的状态松懈到某个临界点后,暗处的人明显就按耐不住了。

  待赵谰保持着这“松懈”走了一段距离后,一道毒烟就从旁边突然冒了出来,直直的就向他喷了过来。不止如此,他还听到了几声尖锐的破空声在接近,以他的估计,这应该是一种飞针法器,因为他发动金针术时就伴随这这种声音。

  面对着这些攻击,赵谰也不见有何如何慌乱的表情,反而冷笑了一声,原本松懈的状态一下子就紧绷起来。只见他随手就取出了早就准备长月剑,一记金剑术就将袭来的独眼都给披散了,之后左手一动就放出了个金盾术挡住了夹杂在其中飞针法器。

  做完动作化解了这些偷袭后,赵谰也并不呆原地,脚下轻轻一蹬,就向后跳出了几丈的距离。他刚一离开原地,一道黑影就从天而降,重重的击在他了原先站立的地方,爆发出了一阵轰鸣声,卷起了一阵烟尘。

  已经提前避开这一记攻击的赵谰看也不看眼前的漫天烟尘,他挥动手中的长月剑反而向右手边放出了一击炫金绞杀,将旁边的足有一人高的杂草一下子削去了一大片。不过在他这一记攻击下裸露出来的地方中却并没有什么人影。

  看见这一幕,赵谰脸上也并没有什么失算的表情,反而接着就迅速向左手边扑了过去。在扑击的过程中,他还连连挥动手中的长月剑,一连向进击的方向放出了一大堆攻击。这一次他的攻击就没有落空了,只见在他攻击的方向一下子升起了一件黑色盾牌法器,将他的攻击一下子都给挡住了。

  看见自己攻击的方位上果然有人,赵谰也一点儿不惊讶,只见他再次冷笑一声,就将不知什么时候背到后面的左手伸了出来,直接就想那盾牌拍了过去。随着他手掌拍击,一股近乎雾化的压缩灵气就飞快的打到了那挡住他之前攻击的黑色盾牌上。

  赵谰打出的这一掌正是他引以为傲的自创法术——锁灵掌,这一记锁灵掌他蓄势已久,那盾牌虽然不凡,但显然还是抵挡不住他这一记攻击的。之间随着锁灵掌掌力与盾牌的接触,盾牌牌面就迅速开始龟裂起来,只一小会儿就就彻底崩开了。

  那偷袭者眼见自己的防御法器被赵谰一击而毁,哪儿还能在后面淡定的呆着呀,连忙就窜到了一边,与赵谰形成了正面的对峙。赵谰看见偷袭者已经现出了身形,也顺势就停住了进击的步伐,与其正面相对。

  这偷袭赵谰的正是在他出森林时就盯上他的那个绿衫中年人,此时他正一脸阴沉的看着赵谰。这绿衫中年人乃是燕朝大宗毒魔宗一个弟子,已有练气十二层的修为。以他的修为在偷袭的情况下竟然没有给赵谰造成一点儿麻烦,还被他毁了防御法器,这怎么能让他好受的起来呢?

  赵谰在看到偷袭他的绿衫中年人后,一言未发,也没有再继续进攻,只是满脸冷厉之色的看着他。两人间就保持着这种姿态相持了约半炷香的时间后,两人眼中就同时闪过一丝杀机,接着就几乎同时出手向对方攻击了起来。

  赵谰是将手中长月剑一横,左手一下子就引出了一大串符篆来。只见他并未将符篆直接就打向那绿衫中年人,而是用长月剑牵引着这些符篆在空中摆出了一个奇特的阵形。做完这些之后,他才一下子将这些摆出了阵形的符篆引发了攻向绿衫中年人。

  相对于赵谰这华丽而又声势浩大的攻击,那绿衫中年人的攻击就有些让人色变了。毒魔宗一听就知道是一个擅长用毒的魔宗,作为毒魔宗弟子的绿衫中年的手段自然与毒分不开了。只见他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葫芦法器,从中释放出了一大阵黑雾。也不知他是用了什么方法,这些黑雾就聚成了一团,迎上了赵谰的符篆攻击。

  符篆与黑雾的攻击力显然都不是一般的强,两者在相碰之后,余波一下子就将周围的花草木石给轰得漫天飞舞起来了。一时间,赵谰和绿衫中年人的身影就都被这些攻击带起的烟尘给遮掩住了,彼此都看不见对方了。

  在发生这个情况后,两人接下来的动作就几乎如出一辙了,都是在给自己加了一个的防御法术后,就强行穿越攻击交汇的区域,向对方靠近。

  两人相距本就不远,是以只一小会儿,两人就在攻击碰撞的中心区域碰头了。此时双方的攻击早已相互抵消了,只留下一些烟尘还在遮避着一些视线。不过这却并不能影响到两个修真者之间的神识感知,两个在交会时,就都已经发现了对方。

  二人虽然各自都有些惊讶对方做出了和自己一样的动作,但手上却都不迟疑。赵谰直接就挥动起长月剑发出了数道金剑术,而绿衫中年人也舞动着不知向时拿出的一柄绿色的蛇形软剑,抖出了一阵细丝般的剑气。

  这一会合的交锋就又是赵谰占上风了,只见他的金剑术一路势如破竹的就穿透了绿衫中年人放出的剑丝网,还余势不减的向绿衫中年人飞了过去。不过有些奇怪的是,绿衫中年人看见这一幕,并没有什么惊慌之色,只是十分淡然的又放出了一个黑色的塔形防御法器,化解了金剑术的攻击。

  看见绿衫中年人的这番应对,原本还因金剑术占上风而高兴的赵谰,脸色当即就是一变,想也不想的就向左横移了一丈多的距离。他刚一离开原位,就见原本站立的地方凭空出现了几枚灰色飞镖。不仅如此,原本被金剑术击散的剑气丝也迅速聚拢,向他现在站的位置扑了过来。

  而此时,已经化解了金剑术余威的绿衫中年人,也不傻站着,随手就又释放出了刚刚抵挡符阵攻击的黑雾,封锁住了他周边所有的闪避路线。一时间,刚刚还明显占据优势的赵谰,转眼间就陷入了重重的杀机当中。

  赵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危局,虽然眉头紧皱,但动作却一点也不慢。只见他这一次并没有打算闪避和防御,而是左手先对着那聚拢过来的黑雾放出了一记大范围的炫金绞杀,同时右手收起了长月剑,转而弹出了几张大威力的符篆——炎爆符迎向了正面攻来的剑丝网。

  赵谰的这一番应对虽然简单,但效果却是极好。炫金绞杀虽然没有将那些黑雾吹散,但也成功阻止住了它们的继续围拢,而那几张炎爆符更是效果极佳,将那些剑气丝网完全给打散了。而他则借着这些攻击都被暂时化解的空档,纵身一跃,就向旁边又跳出了一段距离,彻底的化解了只一次的杀局。

  这一回合交锋过后,赵谰和绿衫中年人就又形成对峙的局面,不过两人的面色却都比之前凝重了许多。这几个回合的交锋,二人虽然都是试探性的成分居多,但却都感觉到对方的棘手之处了。

  赵谰虽然自修真以来斗法不多,但都是以弱对强,所以他深深的知道,自己现在虽然斗法经验并不丰富,但实力却也不是一般的炼气十二层修士可以比拟的,这也是他敢进这上古剑宗遗迹的一项依仗。这绿衫中年人能与他对战到现在,说明他的实力绝对不一般。

  那绿衫中年人更不用说,同阶当中,魔修在对战正道修士时,实力本就应该略占一些上风,而他的修为又要比赵谰高出一层。但现在却是奈何不得赵谰分毫,他怎么能不明白,眼前这正道修士着实是不简单,不能等闲视之。

  两人虽然都对彼此忌惮不已,但却没有一丝要打退堂鼓的意思。实际上在两人进遗迹之前,选中他们的金丹修士就或多或少的暗示他们,在必要的时候,一定要向对方阵营的修士下杀手。此时两人虽然一时不分胜负,但两人都还有一些隐藏手段还没有动用,他们都还有信心在接下来的交手中,杀掉对方。

  抱着这种想法,两人之间刚刚消下去的肃杀之气就有升腾起来了,这一次双方的杀机就更加浓烈起来了,在一次出手,就是必杀。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