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第三十三章 启程

墨上笔戈2020-04-13 18:53:0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玉依微微一笑,说道:“如今南门之事虽有权事,但朝中变数太多,南门该如何做,你们心中该清楚。”何进问道:“你究竟想说甚麽”张玉依应道:“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解决问题,而如何找到其最好的方式这才是行之有道。”何进问道:“何为道”张玉依诺然应道:“和。”何进哼道:“和则多变之弊端,你难道不知晓那些以形见虚的理论我早已厌倦了。”张玉依笑道:“的确,却不知和则多变之弊端其根本在何处”何进说道:“其一,敌视往往让人排斥对方,以致难以看清彼此,此为以形见虚其一。二则相互各怀鬼胎,难以信任,形势之间随意毁约。每一次毁约注定是两败俱伤,死伤惨重,间隙越来越大,终不可调和。三则武道侵蚀朝廷,扰乱朝纲,不守律法,且无律守心,正邪之间在人们心中向来便是你死我活。这一次次的和则多变正好印证了正邪不可调和之利弊。”

  张玉依点头应道:“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能清楚彼此之间的信仰,实际,局势,方有法可行。”何进摇头说道:“你说的这些虽都有理,但施行将是你难以预见的。”显是瞧出了何进的不屑一顾,张玉依说道:“南门为了剿灭武道,安定天下这个从不曾实现的理想都无私坚持,为何不可为此可行之法坚持剑刃之利弊,人事之繁杂正似千变万化,并非毫无转机。如今南门全权事,你正好一改南门之人心。”胡道插口说道:“圣上不会同意,此乃叛逆之行为。”张玉依傲笑说道:“只在这压抑的幻想中坚持那不曾实现的目标。不以实际出发的信念,他们的坚持不过是荒废人生的无知幻想。”何进冷冷问道:“你在教我等专事南门,反叛主上”张玉依纵声问道:“有何不可或者你也不过是终人不终事的庸人罢了。”何进拂然起身。本欲言辞呵斥,但这一转身的瞬间,他已知张玉依之意。这些话又何曾不是他内心所想的,但即便是一个念头都令他心惊胆颤,亦不愿见到皇上为如此忠臣忤逆而痛心。

  张玉依起身走到亭沿,说道:“以南门之利。引诸宗汇聚,能和则和,若战必战,不受任何约束,这样的南门其强大足以抗衡天下武道。且即便南门违逆上议,朝廷也不敢逼迫我等,其中之利弊你该有所顿悟。”胡道说道:“违逆上议,圣上第一个不容,一道御令。南门便无生机。当今财力运转全靠朝廷支持,如此想法不过是妄想罢了。”张玉依道:“武道之所以是武道,只因其竟在方圆之内,亦在方圆之外。竟是如此咱们便做的彻底,彻底反叛朝廷,抢劫税赋,自可保南门运转。”

  胡道与何进听在耳中犹如晴天霹雳,越说越令人心惊胆战。如此之想法当真是想都不敢想。但以何进对张玉依之注目,以及皇上对胡道及其敬重之识。他尚能忍耐,倘若是旁人,一句话未尽便已身首异处。两人皆心血澎湃,久久不能抚平心绪,浑身战栗。张玉依没有再说,想要劝一个人改变观念。这是急不来的,且看人的意志。三人久久未语,一旁侍候的数名随属,内侍,侍婢听在耳中更是难以自制。如此之叛逆言论,当真令人难以承受,惊得一声冷汗。

  许久,何进缓声说道:“你接着说”言语中仍有颤意。张玉依续道:“如今武道起战,南门权事,咱们如此作为,所作所为向皇上言明便是,以皇帝之尊倘若不识其中决断,这样的皇帝也不过是个庸主罢了。”何进听她污蔑皇上甚是不快,但他竟意欲报效皇恩,自识得其中关键。却又反感张玉依辩事大局观念虽不错,对于细节却颇为不顾,以其心力怕是知而不言罢了。朝局本就错综复杂,各行势力掺杂其间,不可一概而论,人心所向才是朝局平稳之根基。

  何进摇头说道:“无法稳定朝局一切皆是空谈。”张玉依微微一笑,说道:“你写一道让皇帝举棋不定的密奏,依当今朝局,必有人助你。”胡道与何进皆是眼前一亮,如此大事皇上必会与宰相商议,然后亲近大臣内议,之后才是殿议。依当今寇宰相之秉性,必会倾力相助,再以南门反叛,朝局动荡,必定先忌惮后而招安,南门便有时日调整。胡道点头说道:“朝局可拖延一时,门内之事恐怕难以凝聚人心。”张玉依幽幽说道:“诸位安定天下之心压抑已久,此番逆袭不过是让南门再无掣肘。明言不做暗事,能留下多少人便是造化了。”何进与胡道本是临着忐忑之心思虑,不想最后经得出一个造化的结果,倍感失望。何进说道:“为了这样一个造化你觉得值得”

  张玉依说道:“时机未至,到时自有分晓。”胡道沉声说道:“冒险之心非失,只是如此惊天动地之举,若无七分把握断不可行。”张玉依暗暗惋惜,这个让她充满期待的未来夫君确实是变了,说道:“我人微言轻,此时难以让诸位心安。竟是如此,我将请禅宗为诸位分忧,共襄盛举。”胡道与何进皆是一惊,前者知其心性自不会妄言,后者则觉得太过飘渺。朝廷虽崇尚道家,对于禅宗也并不排斥,亦有扶持,只是禅宗内斗已久,出者多为秉承禅宗正统之观念,又少渉朝武,多以中立为主,这便是禅宗即便分裂亦能稳居武道七宗之首。

  何进勉强平复心绪,沉声说道:“禅宗相会之时,即是南门独立之机。”张玉依暗赞何进的决断,应道:“我这就起身前往少林,必不会令诸位失望。”

  一言竟必,何进闪烁间攻向一旁的随属侍婢,即是一招必杀之击。张玉依悠然出手,拦住了何进,傲然说道:“一旦危及自己的利益底线便不再有人伦理性,这便是皇权的虚伪之处。”何进的出手便是防备张玉依,胡道出手的,仍被张玉依截了下来,心中一沉,冷声说道:“你不懂。”张玉依拂袖转身,朗声说道:“一方令主,以小见大,连君子之坦荡都难以做到,还谈何大义”说罢,飘身而去,胡道都来不及阻止。

  险些被何进击杀的内侍皆已吓得拜服在地,浑身战栗。何进转过身来向胡道说道:“我并不属于儒家吧”胡道摇头说道:“身在其位,事在人为,你我竟同心,何需多言。”何进点点头,向拜服在地之人说道:“即刻起,你们都在此处不可擅离,尔等便不会有性命之忧,南门大业尚需筹措,先委屈你们了。”曾经高傲而目中无人的监门竟然出声安抚,又言明令行,均知逃过一劫,皆哭泣拜谢。

  接着便是久久的沉默,思虑间,一幅曾经想也不敢想,不敢逾越丝毫的波澜壮阔之景已浮现眼前。实则这样的想法在内心深处早有意识,只是不敢显于人前罢了。张玉依一提出此意,即便是毫无顾忌的想一想都令人心血澎湃,激奋万千。天色都暗了,院中人皆一动不动,前来叫饭的内侍都不敢前来打扰,只得守在院外。前来起火燃灯的内侍亦不敢入内,院中一片寂静,静的可怕,微风瑟瑟,竟然有一股寒意,诸人均知有大事发生了。

  终于何进开口了,问道:“此女可用”胡道应道:“一息则天下息,一怒而皇者惧,这便是恒山古时月。”激荡的言语中充满了骄傲和信任。何进应道:“你的来头的确不小,皇上失算了。”胡道说道:“失算不仅在我,你也在其中。”何进回道:“的确,倘若不是我,你也难以有此作为。”胡道说道:“以此挚友之情,亦有欣慰。”何进应道:“吾心当结。”

  胡道亦让侍婢去取自己的剑来。至此南门方知门主竟然用剑,却不曾见其所持之剑。当两柄剑取来时,紫檀匣内两剑并列,白色剑鞘之涌动祥云,洁白如玉,高雅绝伦,祥云剑柄更添其大度开阔。胡道说道:“此双剑乃本派师尊所赐,至今未出鞘,今日一剑相送,以明识友,君子不党之意。”何进问道:“双剑何名”胡道应道:“三剑同源,唯剑纹各具千秋。”说罢,指着左边一剑续道:“此剑名为慎修,此剑名为忠容,第三剑名为至性。”何进恍然大悟,应道:“中庸三则”胡道点头问道:“君以何剑自居”何进拿起忠容剑,豁然出窍,深夜中白色荧光闪耀,挥动之间祥云剑纹变化无端,犹如风卷云涌,气象万千。尤其剑刃之纹路并非是凿刻,而是在千万次的铸造中一丝丝折叠而成,其铸造之精艺当真惊泣鬼神。何进忍不住赞道:“好剑。”胡道亦拿起慎修剑,宝剑出鞘,其韵丽与忠容剑并无分别。但细心下,慎修剑的祥云剑纹虽瞧不出端倪,祥云变化明显不同。何进好奇问道:“不知第三剑至性何在”未完待续。。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